幼说《缘为兵》【四〇二】纵情吼马路歌谣

图片

幼说《缘为兵》【四〇二】纵情吼马路歌谣

幼说连载《缘为兵》(初稿)未完待续

图/文:梁佛心

    孙竲辐他们几幼我,刚从广安胡同里出来,正要过马路。吴东俊见景生情,因景首意,蔫不出溜儿的顺口儿叨唠了一句:“什么青年过马路来着?”

    吴东俊的一句叨唠,招出来钟金玺肚子里的一股儿坏水儿。钟金玺扯着嗓子朝马路迎面儿喊了一句:“傻帽儿青年过马路”,童镇海紧跟着也和他一首喊:“鸡屎拉一裤。”这时候儿又有几个同学跟着赞许着:“捡块儿西瓜皮擦屁股,越擦越黏糊。”那几个同学喊完了还嫌不过瘾,接着又喊了一遍。

    孙竲辐他们几幼我,听见马路这儿儿的喊声儿,稀拉呼噜的就跑了过来。他们在喊第三遍的时候儿,孙竲辐他们已经跑上了马路牙子。喊声儿杂乱无章的消亡了,就剩童镇海一幼我还在喊。

    孙竲辐就冲着童镇海去了,嘴里说着:“是你带的头儿吧?”说着,仰手儿就朝着童镇海的脑袋上打。童镇海抱着脑袋就跑,边跑边指着钟金玺说:“是他首的头儿。”

    孙竲辐和童镇海是一个排的,钟金玺是吾们排的,孙竲辐不善心理打钟金玺,就一口咬定是童镇海带头儿喊的,非要打童镇海不走。

    钟金玺得了益处还卖乖,站在一旁使劲儿地敲着锣边儿,朝着孙竲辐喊:“孙竲辐,就是他让骂你的,还不大嘴巴忽他,用不必吾帮你找块板儿砖,拍丫的?”

     罗雨浩伸手推了钟金玺一把,说了句:“你就犯坏吧!”罗雨浩跟孙竲辐幼学是一个私塾的,住的挺近,他们就一路过来了。大嘴叉子也推了钟金玺一把,冲着孙竲辐喊:“燕么虎儿,不是童镇海喊的,是钟金玺喊的,吾刚才就听出来了,第一句就是钟金玺一幼我儿喊的。”孙竲辐这个燕么虎儿的表号儿,在沉寂了几年之后再一次被同学叫首来了。 

    孙竲辐听见大嘴叉子的喊声儿,借此为由的冲着童镇海说了句:“先饶了你丫的。”说完就止住了脚步儿,转过身儿,溜溜达达的去回走,不再追童镇海了。

    罗雨浩问大嘴叉子:“燕么虎儿也是你勾儿(你幼子。“勾”发“góur”音)叫的?”大嘴叉子逆问:“那是谁叫的?”罗雨浩指指孙竲辐:“问他。”孙竲辐指指陆军璞:“问他。”陆军璞说:“你勾儿的够阴的,给吾们俩拴对儿(成冤家对头),让她恨吾,跟吾翻脸,怕吾呛走是吧?”

    这时候儿,童镇海见孙竲辐不再追他了,就跟在孙竲辐的屁股后边儿,蔫头耷脑儿地也溜达回来了。

    童镇海溜达到了吾们几个的跟前儿以后,骤然仰首头儿来,永井玛丽亚中文字幕一扭身儿,就冲向了钟金玺,大喊一声:“钟金玺,瞧你丫那凿锛儿,望吾不大嘴巴忽你丫的!”

    吴东俊见童镇海跟钟金玺干上了,就在左右儿煽风点火:“对!童镇海,你就一巴掌忽物化他得了,他最坏了!”钟金玺一面儿跑一面儿喊:“吴东俊,你就蔫坏吧,刚才就是你先首的头儿,吾才跟着喊的。”

    孙竲辐怕延宕了上武装部报到的时间,去晚了领不着正当的军装,就喊住了童镇海:“童镇海,别闹了,赶紧走吧,去晚了黄瓜菜都凉了,相符身儿的衣裳还不得都让别人提走了。” 

   童镇海听见孙竲辐的话,岔开两条腿,咯噔一下儿就站住了,两只脚就像钉在了地上,一动都不动了。他曲下腰,矮下头儿,两只手各攥着一只脚脖子,睁着两只大眼睛,透过两条腿之间的空裆儿去后望着,望着吾们这群在他眼睛里倒着走的人徐徐儿地走近他。

    等吾们走到了他的屁股后边儿,孙竲辐正要仰腿踢他屁股的肯(kèn)节儿上,他舌头一伸,做了个鬼脸儿,乐了一下,直首腰儿,跟着吾们一块堆儿朝前走了。

    行家伙儿一道儿嘲乐着,打闹着,朝着教子胡同里边儿走着,招来了不少胡同儿两侧路人厌倦的现在光。

    钟金玺和吴东俊并肩走着,钟金玺说吴东俊:“你这个蔫强盗,真他妈的坏。”吴东俊问钟金玺:“吾让你喊了吗?吾就是想不首来傻什么青年过马路了,顺口儿叨唠了一句,是你带头喊的,你喊完了又赖人家童镇海干嘛?吾这所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。”

    钟金玺朝着吴东俊挥着拳头说:“你在穿堂门儿磕吾一个酸鼻儿的怨,吾还没报呢。”吴东俊仰首手来,挡开了钟金玺的拳头说:“你少跟吾这儿耍王八拳,你叫吾表号儿的账,吾还没跟你算呢……”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4438x12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酷咪 版权所有